财新传媒
2012年03月18日 14:06

啊,今天礼拜天啊!

忘预告了,半小时后,央视一套《看见》。

 
 (谁能告诉我这破广告怎么消掉啊,原版里没有啊)
阅读全文>>
2012年03月10日 06:08

我们经历磨难,是为了更好地安慰他人

1

《桃姐》里有一个细节,老人院里年岁最大的老婆婆,从来没人探望过她,也不说话。有一天半夜,拎着一只印花的小包袱,死命地砸老人院的门“我要回乡下,我要回乡下”。

护士劝也没有什么用。

老人院里的老花花公子挽着她的胳膊,慢慢地原地小跑,哄着她“好,好,回乡下去”

老婆婆象个小孩子一样,这样跑着小圈,被安抚了。

《桃姐》的安慰,是这样的一种安慰。

编剧Roger是电影的监制,这是他经历的真实生活,在晚年怎么样照顾家里的中风的老女佣的故事,写的是年青孩子在老人突遇病痛时的觉醒,有一种“我给了她很大安慰”的心情,但我看时还是觉得某种与他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3月04日 08:32

节目预告—《赤子叶德娴》

这首歌叫《赤子》,十年前,叶德娴所唱。

唱到“一生人只一个血脉跳得那样近,而相处如同陌生,阔别却又觉得亲……”

她哽咽难言。

在采访之前,除了这歌,我对叶德娴一无所知,她演的喜剧片或者悲情片,我都没看过。

这次《桃姐》,

她和桃姐境遇与个性全然不同,对导演,对电影监制,率性之至,一概不客气。对已经离开人世的老仆桃姐,却能够感觉当事者也不自知的心酸。

文艺不重要,人生才重要。假如你看这电影,或者看这节目,也有一份触动,无非是你也曾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9日 08:01

有没有一种可能

1

昨天开会,大家开玩笑,说你这次采访落下个毛病,总问“有没有一种可能?”。

我看了一下,确实是。

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是现在的社会发展了三十年之后,对于动物的保护意识要比以前强了很多,声音也大了很多?”

“她会觉得可能,在任何一个行业当中,拿出极端事例,想要推翻这个行业的话,都可以做到?”。

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媒体是善意,担心你们上市后,国家产业政策现在正在变化,这个产业一旦萎缩,对股东对你们都有风险?……”

……

我在《新闻调查》早期采访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8日 10:18

崔永元说

我好几年没见到小崔。

最后一次大概是两年前通电话,他说“这个时代太二了,我不跟了”

他扭头转身去做历史。

上周《我的抗战》看片会上,他说为什么离开《实话实说》,“那六年半,我和好人告别了,因为在场面上做事的时候必须要应对或者说应付,我变得越来越圆滑,天助我,我病了”

心理医生说就干你喜欢的事儿吧,他从小喜欢历史,“假历史也倒背如流,高考能考96分”

等得病了有时间多看资料的时候,他觉得,“一定要知道什么是真的”。

所以他选择“口述历史”,“是谁说的,是林语堂还是陈寅恪说的,他说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7日 05:53

《熊之辨》—访问“活熊取胆”事件双方当事人

昨晚节目预告较晚,今天先贴出文字实录与视频。

业务讨论稍后再说。

演播室:从活熊身上提取胆汁制成药品,这是一家叫归真堂的企业近二十年来的主要业务,但是最近,它寻求上市时遇到了麻烦,多家动物保护组织和数十位社会各界人氏写信给证监会,反对这家企业上市融资,扩大规模。归真堂对外宣称说,自己从来没有虐待过黑熊,并且欢迎各界去往参观。本周三,我们在福建惠安现场采访。

邱淑花:我心里面我一个农民,今天讲对我也不怕,讲不对我也不怕了,对于说我用我的生命来换来我们这个养殖厂,为什么叫我熊妈妈,是一手创办的/如果早知道这样,那个要搞上市这么苦,我就绝对不走上市,我们好好地过自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6日 14:30

熊之辩

今晚22:36, 央视一套 《看见》播出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调查。

这个点儿再说,已经算不上预告了,算提供一个讨论业务的页面吧。

节目当周制作,时间较紧张,有不足与疏漏处,请批评指正。谢。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18日 13:35

节目预告:杨丽萍

本周日晚22:36分,央视一套《看见》,访问杨丽萍。

出发前,曾经采访过她的同行说,“我怕杨丽萍”。

她会把采访地点,用光,景别,全部推翻重来,自己调度。她不允许拍摄排练‘我瞧不上电视台拍的”,采访她问题不准确,她会直接呛回来。她承认自己脾气急,小彩旗在她面前跳即兴舞蹈会跳不下去哭起来。三十年前认识她的老友,跟她合作时常常也“老脸挂不住”,但“她干净,不高兴可以骂,不喜欢你,也在脸上,但她健忘,不往心里去,只有真的人才能做出真的艺术”。

采访前她很挑剔,采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1月24日 11:27

心软能救世界

1

春晚上,看见主持人介绍到胡文传时,我从沙发上坐起来,看他站起来的姿势,看他脸上几乎空白的表情。

几个月前采访他时,他说过每次领奖,或者站在台上,心里头特别受折磨----“我愧对我儿子,我站都站不起来”。

春晚上这次露面,时间仓促,介绍相对简单,只说他为救人失去了自己儿子,很多人不明白人与事的原委,对胡文传有些不解甚至非议。不解很正常,媒体在介绍这些人物时,可以更好地做些工作,这是应有之责。一个人站在万众面前,只有一秒的时间,不清楚事实,就不易明白这人站起时的艰难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1月03日 18:19

新年痛快

有人问,你的新年计划是什么?

谁能计划啥,碰到什么是什么,山高月小,就滴个石,乱石穿空,就拍个岸,遇上高山峡谷,自成江河湖海。但人总得流淌,没这个动作就算完了。

问为了什么?

啥也不为,这么着高兴,痛快。

我要出门玩,会有一阵子更新不了,送大家一首歌。祝新年痛快。 
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29日 08:21

“混子”公民

1

同行听说我采访黄小山,有点担心,说“那可是个混子”。

我说怎么呢。

他说感觉。

所以我对黄小山的形象有心理准备,不过见面的时候还是被他鲜红的裤子给震了一下,上身是鹦哥绿的毛衣,外头套一个蜡黄的羽绒服,这个四十九岁的男人转了一下身子:“怎么样,象红绿灯吧。”

我说,你今天去当政府顾问也穿成这样啊?

“可不是,不这样别人还觉得不正常呢。”他把冲天竖着的头发扶了扶,“现在都熟了,他们喜欢我这样的,还老跟他们讲段子,你想,平常谁跟他们讲啊?”

他现在没单位&#652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25日 14:43

抱歉

我也挺意外,坐电视前愣了一下,查了一下网上的央视节目预告表,今晚节目的播出时间改到了23点26分。在《走向海洋》之后播。

下周情况如何,还不知道,容我问问再说。

抱歉了各位,该睡先睡吧,明天还工作,有视频我再贴好了。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21日 08:43

只是生活本身矛盾密布

1

我一进采访地点,一愣,怎么密密麻麻都是人。

有一位女士上来握手,说,咱们几年前见过。

2009年,海淀区城管大队副队长李志强被小贩崔英杰刺死,我当时在《新闻调查》,想采访这个题目,曾去与北京城管局座谈过,见过她,市局宣传处的。这次也来了,要采访的宋志刚也是这个队的。

“你看我等会采访坐在哪儿合适?”她的另一个女同事对我说。

“您……是?”

“我帮他把握这本书的分寸,他需要我”

我说:“这个,一般最好别在被采访人的视线范围内……”

姑娘很麻利,转头对宋志刚说“我就坐在你对面,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18日 05:19

节目预告

今晚22点36分,央视一套《看见》播出《城管来了》。

评论请写在下面,谢谢。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12日 09:01

能持否?

1

小时候看《少林寺》,真讨厌老方丈,他问李连杰“戒淫欲,汝今能持否?”

小李偷偷看眼手掌里定情的信物,眉尖耸动。

姑娘在门后看着呢,眼波象水。

老和尚没完没了“能持否?”

“……能持”

姑娘一扭头走了。

挺荡漾的心,你让人家持什么持啊你说。

2

这期节目是到了周三才临时赶的,自己还觉得问的问题都问到了,采访完问同事“还有什么么?”大家也摇头。

但观众看得明白“你这期可平淡啊”

我打个电话跟老范商量到底为什么平淡啊。她老为我开解,说这次特殊的环境下,能问成这样就不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10日 12:19

一个都不能少

1939年,九个少年目睹屠杀,在一间破教室里,发誓抗日,“伤了相互照顾,死了替对方收尸”。他们见过国人遇害后被砍头无法辨识,就用针和墨在胳膊上刺下自己名字以便相认。

战争中,七人牺牲。

年纪最小的男孩,眼睁睁看着一个接一个人死去,却无法收捡遗体。

近三十年前,他决定践行誓言,寻找近半个世纪前的遗骨,找了一片荒地,搭着窝棚,钻井取水,点着煤油灯,与蛇鼠为伴,开始建造一座陵园,安顿2000多位在抗战中逝去的人。从此再也没有离开。

今年他86岁,胳膊上刺青犹在:“欧兴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08日 06:00

一个片子是一次呼吸

1

这期的第一个纪录片,我也想过去采访,看完同事的片子,幸好没去----看人家拍的。

这个患艾滋的孩子和一个老师,已经被媒体报道了很多次。一部分生活已经模式化,另一部分空空如也。

我听同行说过,这个孩子从不接受采访,不说话。我原来以为同事会尽量说服他接受采访,没有,他们只通过动作来表现他-----一

开始是小锋喝药的镜头,镜头里他闭了下眼,叹口气,喝了,苦得直打跌,五杯药里,他总是把这个红色的药杯放在最后喝,因为最苦。

小锋父母都因为这个病过世了,他没有同学,放了学就坐在空空的广场上,前面一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03日 05:05

两个事

1 预告下节目,周日晚22点36分,央视一套《看见周云蓬》。

2 前段时间做完日本留学生刺母案后,很多人说到家里有患有精神疾病的亲人,得不到足够医疗信息和环境支持,感觉孤立无援,希望能够有一个平台,互相交流。之后多位读者写信给我,提供或者创建相关论坛。大概筛看后,以“九诺”提供的一个论坛的地址较为详尽成熟,当下即可用。所以先贴出 http://www.jfhuzhu.com/forum.php,以后有成熟论坛也会陆续贴出。

附上九诺的来信,他曾因患有精神疾病入院治疗。他提出,不要妖魔化精神病人,也不要天才化他们,不要把他们变成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8日 02:42

从尘土里来的人

1

采访的时候很多人说,生活里黄西不好玩,只是很随和。

他不爱抖机灵,或者调侃什么,对谁都老实得有点谦恭。

接受群体采访的时候,有个男同志斜坐在对面桌上,俯视着黄西严厉地发出一连串问题:“你在美国买房产了么?什么房产?你现在回到北京打算投资买房么?……”其他一堆记者连个插进话的时间都没有。

黄西缩在羽绒服里,小小地一团,向上看着对方,认认真真地回答。

我边上有同学看不下去了,低声说,“这怎么欺负人呵,这要是换了谁谁谁……”

我抄着兜看着直乐,这就是黄西,在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6日 06:35

节目预告—专访黄西

周日晚22点36分,央视一套《看见》播出。

这是第一个在全美新闻记者年会上表演脱口秀的亚洲人。

他出生在吉林白山市河口公社,长得象我中学同桌。英文有浓重的中国口音,仔细听甚至有东北腔。24岁才考到美国读理科博士,之前没有出过国,没坐过飞机,没吃过三明治,能背出大辞典里85%的单词,在美国却不能与人交流,连别人叫自己的名字都无法作答。

在失去自我的危机里,他说“我真想指着什么东西,说‘那就是我’”。

一个大学里演小品都失败,见到老婆之外的女生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的人,放弃自己生化博士的职业前景,去大雪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