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柴静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十二月
2009年12月30日 00:35

不可能的改善

我和卢安克坐在草地上,七八个小孩子滚在他怀里,常不常地打来打去。

我本能地拉住那孩子的手“不要这样”

“为什么不要这样?”

我就差说“阿姨不喜欢这样了”,绷住这句话,我试图劝他们“他会疼,会难受”

“他才不会”他们嘎嘎地笑,那个被打的小孩也乐。

卢安克坐在小孩当中,不作声,微笑地看着我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我后来问他“我会忍不住想制止他们,甚至想要去说他们,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,可是你不这么做?”

“我知道他们身上以前发生的事情,还有他们不同的特点,都可以理解。”

“但是理解够吗?”

“如果已经理解,然后再去给他们说一句话,跟反感的一句话是不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26日 22:28

让人感激的狼藉

节目预告:本周日晚上九点半《面对面》,卢安克。

很多时候,采访只是一次完成,这一次,它把我的自我摇动了-----头脑里的桩子被扯出来,横倒在地,难看的水泥钢筋裸露在外。

这让人感激的狼藉。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23日 20:11

我以为我失去了他,但是没有

今天跟老范讨论本周要播的片子,想起陈虻。

我进台第一天,陈虻问我“你从湖南卫视来,你怎么看它现在这么火?”

我胡说八道了一气。

陈虻指指桌上,问我“这是什么?”

“……烟……?”

“我把它放在一个医学家面前,我说请你给我写三千字,他说行,你等着吧,他肯定写尼古丁含量,几支烟的焦油就可以毒死一只小老鼠,吸烟的人肺癌的发病率,是不吸烟人的多少倍,吸烟如何危害健康。还是这盒烟,我把他拿给一个搞美术设计的人,我说哥们请你写三千字,那哥们给你写,这个设计的颜色,它的民族化的特点,它的标识写出来。我给一个经济学家,他告诉你,烟草是国家税收的大户,如果全不吸烟的话,影响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20日 23:55

当没有节目预告的时候我们看……

来自和神父博客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19日 23:26

不打道德正确的旗

回来了,回复一下上个节目。

1 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贺先生的看法,真实地指出了经济问题中存在的不安全因素,解析是有力通达的。也有一些意见,比较集中在他针对问题开出的药方上:比如如何抑制房价?最低工资制是否可行?等等。

复杂的经济问题,的确很难以一言蔽之的方式来解决,贺先生本人也一再强调他只希望学者的身份来谈此问题,可以“言无不尽”,同时这也只意味着这只是一家之言,不代表正确。能引发更多的关注,疑问和思考,共同求解,才是这个节目的真正价值。

受缚于节目要求,众多的经济问题,基本只是以点到即止的方式来谈的,不象在调查的时候,能及于细微,所以比如关于土地的问题,地方财政的问题,只能提出一些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15日 00:22

回来再说

明早出差,晚上看资料,节目的回应来不及写了------经济问题比较专业,大家留言里有不少很好的意见,写得很用心,我也得要点时间来写。

去广西一个农村,不通网络,只能回来再写了。

贴个视频地址吧,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补着看看http://space.tv.cctv.com/video/VIDE1260719542583881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13日 23:29

众人之事

“您是副部级官员,以您的工资,买得起北京现在的房子么?”我问贺铿。

他说“买不起”。

后面其实还有一句“连厕所都买不起”.

他回答房价为什么不正常的原因,上来就说“政府炒地”

这并不稀奇,我在新闻调查的时候常做这类选题。

但是,让我在椅子上坐直的,是他接下去的话,他说解决房价的最大手段就是“强烈建议中央政府将土地出让金收回到国家财政里面统一调配使用,因为土地是国家的不是你地方政府的,其次就房屋出售征收高额税收,例如你200万买的房300卖出,我就收你80万所得税”。

这种话平常吃饭的时候经常听到,学界开会也会说。

但是在电视上说,由人大财经委的副主任说,题目是解读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12日 23:30

节目预告

周日晚9点半,新闻频道《面对面》。

估计你看到题目第一眼的反应跟我一样吓一跳。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10日 22:01

You Won It, Now Earn It

今天奥巴马同学领奖的路上,挪威街边上群众们打给他的标语。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7日 23:54

来劲

飞机降落的时候,苍白的天,淡黄太阳,没精打彩的枯草地。

可我就是觉得来劲,恨不得鼻子贴在玻璃上乐。

有人问,北京有什么好?

嘿,我惦记北京的饭局,热气腾腾的大屋子,脚底下都是啤酒瓶,桌子中间的火锅咕嘟咕嘟开着,一大桌子杂人,常是谁也不认识谁,坐下就吃,吃完就走,不兴介绍名头,一晚上也没句正经话。

当然总有个把不知死活的新来的,认为自己挺有社会地位,按惯常方式讲一些在他的圈子里会很轰动的事。

讲了个头就被陌生群众无情打断“都是浮云”。

再往下说。

“都是垃圾”。

这两句话基本上适用于任何精英。

只一种情况例外,有一次在座的有朝鲜族人,随嘴一问“朝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3日 01:02

非如此不可?非如此不可

三十五年前,十二月三日,零时过后不久,顾准在风雪夜去世。写这篇文章,了解他,纪念他,感谢他。

 

1952年,37岁的顾准被撤去上海市财政局长职务。

关于这次撤职,没有档案材料,只有一份当年2月29日新华社电讯稿的几句话“顾准一贯存在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,自以为是,目无组织……屡经教育,毫无改进,决定予以撤职处分”

人人穿黄布军装的年代,一个穿背带裤,玳瑁眼镜,在跟弟弟的通信中常常用“睥睨”二字的人,得到这个评语不奇怪。

他不是出身望族,12岁在上海会计师事务所当学徒养活一大家子人,十五岁已经写出中国会计业的最早教材之一,大家都承认,“整个大华东地区找不出他这样有才干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1日 23:57

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

夸我的话不引述了,但一并谢下。挺暖和。

回应一下意见和批评。 

1 我上大学时,当时的周小川先生在"债转股"的是浪潮里就一语道别天机:国有股东虚位.各位看客,殊不知"十公开"形式上是好的,是值得推荐的.但个人观点:(1)由于自身的片面性和国家部分机密的限制性,导致公开是有度的(2)高速公路的招投标过程及评标筛选过程复杂,不可能长篇累牍地一一阐述;(3)公众由于受专业限制,不可能从简单公开上能得出什么有效信息,因此通过公开这种监督,存在主观认识上的不足和客观条件局限性,只有做为一项辅助手段.如果能过政务公开就能解决腐败问题,那简直是火星人说的话.个人认为,把这种公开夸大其作用,就好比周小川先生那句"国有股东虚位"一样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