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柴静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二月
2010年02月28日 00:50

给老李的信

老李:

昨天通完电话,我才发现,你问我的那些问题太严肃了,比大部分成年人都要认真,我好象得写封信才能说得清楚点儿。

我最喜欢的物理学家是个美国人,叫费曼,他对一个对物理感兴趣但又怕数学学不好的孩子说“如果你喜欢一个事,又有这样的才干,那就把整个人都投入进去,就要象一把刀直扎下去直到刀柄一样,不要问为什么,也不要管会碰到什么。”。

你沮丧地问我“可是我要做什么是不是已经安排好了?”

这并不重要,真正的问题是,“给你自由,你又想做什么?”

你说还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才能是什么?

是,十六岁的时候,我听电台和“看闲书”的时候,还没想过这世界上两样事儿都可以称为一个职业呢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23日 22:44

她们的一个世纪

前天去看老姑,她讲小时候的事情,我奶奶刚嫁去,她才8岁,第一件事是把新嫁娘的红锦被尿湿。

我笑。

我小时候也这么折腾我奶奶,甚至刻意这么干,再唤醒她,看她脸上的神色----小小孩子竟然用做错事来体会有人无怨无尤的爱。

奶奶夜里以纳鞋为名,油灯下偷偷读小说给几个小姑子听。

她们一起在窑洞躲战乱,头顶全是士兵跑步的声音,老姑咳嗽止不住,有人递一片梨子给她,就停了。

“那一片梨真甜”,八十八岁的老人说。

她哥哥被征兵,逃掉,一家人都关起来,“你爸爸小小一点点,不知道怕,两只手抓住栅栏向外看,问,什么时候送饭来”。

土改时,她被叫去,烙铁,绳子,水桶放在眼前。有个青年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14日 01:22

新年凑合

崔健演唱会,上来他问“你们好吗?”

“好”底下轰然一声。

“是么?我不信。”

众人笑。

他又问“你们好吗?”

“不好”。

“说不好我看不起”。

没人吭气了。

他又问“你们好吗?”

这次大家齐声大喊“凑合”。

行吧同志们,把你的电视画面开到无声,听听他的《蓝色骨头》,他老了?过时了?屈服了?等他从腰里拔出小号你才知道。

然后我祝你新年凑合吧,起码我们还有对自己诚实的自由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7日 22:24

我很抱歉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6日 00:44

读书笔记

恶劣天气的本质,不在于一阵两阵骤雨,而在于许多天集合而成的一种倾向。

-----霍布斯《利维坦》

如何去矿存金?一个历史阶段的真实,在有关这一阶段的一切都已消失只剩精神的时候,才明显可见。就像一件东西,外面的肉腐去之后,始见其骨,一个历史阶段留存下来进入另一个阶段的东西,是那个历史阶段的真质-----黑格尔

我们并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,我们只是要从非理性中解放出来----约翰·麦克里兰

单纯的“害怕我,服从我”在自由而有美德的人之间没有容身之地,这根本不需要技巧,恐惧是最卑微的理解力也能理解的东西,因此专横与无知是两两相连的,它在懂得自我肯定的人们之间不可能持久--------孟德斯鸠《法的精神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1日 18:30

专访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征集问题

关于2010春运,明天下午采访。

请尽管问,写在评论或留言里即可。

谢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1日 01:48

如果真理不大写呢

陈燕萍的案子里很大一部分是家庭纠纷,最典型的是孩子不赡养老人。

事实清楚地很,她可以判,“你必须赡养”

但她说“但是那碗饭咚往桌上一放,你吃得下去么?是什么滋味?”

所以她会百分之七十的案子选择调解。

她关心的并不是规则,她关心的是这只碗应该怎么放在桌上的技术细节。

采访她的记者对我说“她是挺感人的,但这不就成居委会大妈了吗?”

随着她的大规模被宣传,她的调解被“真情”化,即使在司法系统,争议的声音也很大“都这样,司法就别搞了”,在听她的讲座的时候,底下的年青人笑。

她甚至不得不拿出她写的国内首例精神赔偿案的判决书,来证明她的司法理论水平,以应付来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