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柴静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六月
2010年06月29日 00:20

殷跃平:地质灾害一半以上由人为活动引发

本期采访殷跃平,结尾的时候,我说他的谈话让我想起梁启超曾经写了一本《李鸿章传》,当中引录了晚清李聘请一个比利时的水学专家来勘察整个黄河,当时黄河泛滥很严重,而且不管怎么治理都是这样,这位专家写了一篇很长的奏折,里面有一句话,他说其实中国人治理黄河最缺乏的就是两个字,数学。

殷跃平说,“对,基础性的,理性思维,应该是说缺少理性思维,因为现在我们的工期太快,工期的背后没看到你应该用什么办法来把这个事情搞清楚。就是你改造的对象你不清楚,像我们做的东西你必须先认识它,认识清楚以后你再去改造它。”

这个不清楚会导致什么后果?请看以下的文稿。

节目视频http://news.cntv.cn/china/20100628/1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27日 16:07

节目预告

今晚九点半,新闻频道,《面对面》

入夏以来,强降雨引发的地质灾害,导致多人遇难,其中四川康定滑坡导致二十三人死亡,去年7月,同样在康定,泥石流导致五人死亡,五十多人失踪。

我们哀悼逝者,他们的不幸也要求我们提出疑问和思考:

在天灾之外,还有什么因素导致大量的地质灾害发生?

哪些灾难原本可以避免?

看后再与大家讨论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26日 21:17

怀念吴冠中先生

吴冠中先生去世,我十年前在湖南卫视《新青年》节目时曾经访问过他,今天找到当时的纪录,摘要如下。

“他说我是画幸福的画家,其实我喜欢悲剧”

吴冠中说从一开始就喜欢梵高,一见就喜欢,在法国的时候,也是喜欢“强烈的东西”,一回来以后,都走不通,没有办法。

他说得很直接,“要生存,还要我的艺术能够发展,因此我就找秀丽的办法。用水彩画,抒情的,因为这样的东西轻松愉快,大家能接受,非常受欢迎,那么这样就推着我向这边走,就是说怎么样能与人民结合,他也能够喜欢,但我也不说假话。”

时间长了,包括他在巴黎的老同学熊秉明也这么看他,吴说“他说我是画幸福的画家。其实我喜欢悲剧,我过去一直喜欢悲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23日 00:06

关于大龙的工作笔记

4月13日

这个人挺不好采的,因为他很平淡。

没有什么故事。

4月15日

刚见了大龙,他长得真卡通,牛犊一样的眼睛,微有点斜,讲话老带着“还得”这个口头语-----这是内蒙话?不象啊。

他没把种树这儿神圣化,说在日本毕业的时候其实找过不少工作,“那么厚一摞”,他用手比划了一下。选来中国种树,是因为不喜欢“戴着领带,对别人说哈依的生活”

他挺喜欢干活,是因为体力活干一天,累了,睡前从冰箱里拿瓶啤酒喝“挺美的”,最苦的事情是不能吹他的长号,“一吹的话都是沙子”

但哪都得有“哈依”,一开始管他的上司是个老年人,他提点意见人家就说“你才多大,你知道什么?”

想争辩一下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20日 22:50

说一声

有人用我的名字和照片在一些网站注册微博,发布消息,发起投票什么的。

我本人目前没在任何网站开微博,说一声,以免误会。

另外,今晚的节目批评,可以写在本篇的评论里,留在上一篇之后的,我也会看完,一并回复。视频回头也一起贴吧。

谢谢大家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20日 00:29

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

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

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美国有一个著名的白宫记者,叫海伦托马斯,逼问过9任总统,进攻性极强,后来白宫特别在新闻厅给她专门设了把椅子,上面用小铜牌刻着她名字,又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奖项,盛誉极隆。

她八十多岁的时候在书里回忆自己职业生涯,曾经感叹美国新闻业的萧条,说“不知畏惧,不带好恶地去报道,美国的新闻人忘了吗?”

我自己的经验是,不知畏惧并不算难,不带好恶不容易。

好恶是每个人都有的,不可避免,

只不过,有记者这个身份,会约束人们表达自己好恶的本能,它要求你提供尽可能多的事实,而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14日 21:36

“我再也不能跪在她的墓前”

1

她妈妈说“让姐姐看一下”,我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魏玲已经把被子掀开了。

我看着她。

她左腿截到了骨盆,右腿截到了膝盖上端,她象是被拦腰切断了。

我下意识地说“这太让人心疼了”

立刻反应过来,不,我十九岁的时候,我绝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身体,我不会想要听到任何反应:同情,震惊,嫌恶,心疼……不。

但她只是看着我,笑了笑。 

2

她的腿不断感染,分了十几次,从小腿开始一次一次往上截肢的。

在这之前,她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,手腕子上戴得花红柳绿,有点嫌自己胖,对父母挺叛逆。

地震发生的时候在上化学课,这姑娘正偷偷拿出手机看呢。

听见化学老师喊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12日 17:29

节目预告

周日晚9点半,新闻频道,面对面。

大地震的伤者,两年过去了,很少能在5.12之外的时间在媒体上见到他们,见到也多是坚强或者感恩的面貌,那是真实的,但并不完整。

这个采访没做到应有的深入和充分,但它还是给了我一些没预想的东西。

看完再说吧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08日 00:38

当你在为生存而挣扎的时候,咱们就是平等的

当你在为生存而挣扎的时候,咱们就是平等的

我说过,我当年做记者,起因是因为赵铁林。

在学校图书馆处理废旧杂志的地方,看到一期《光与影》,封面就是这张照片,皮儿都快掉了。

我看完这组拍16岁妓女的片子,吓了一跳,就给这杂志写了篇文章,算是评论。

主编到北京来找我,扫视了一眼我的破宿舍,说“我们的北京记者站就设在这儿了”

我说行,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我跟这个拍照的赵铁林合作一次。

等我在孤独症儿童治疗中心,见到老赵,我很意外,那年他五十了吧差不多,长得挺糙挺壮,我没想过这样的照片是这个年纪的人拍的。

我要采访的是个日本回来的妈妈,一个人带着孩子,她不理我,但让他拍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他拍完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