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柴静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三月
2010年03月29日 01:18

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

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

回来的飞机上看书,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,我愣了一会儿,我不认识这个人,只是觉得很少见到这样恬静沉毅的脸,真好看。

看完才知道,我们这些知道李政道,钱学森,钱三强,王淦昌……的人,原本都应该知道他-----他是他们的老师。

李政道大二的时候,是他破格选送去美国,当时李政道才19岁,穿着短裤去办护照,办公的人员都不相信“怎么会是个儿童?”李政道后来说“他决定了我的命运”

华罗庚是初中生,是他让在清华算学系任职,又送去英国深造,华罗庚说“我一生得他爱护无尽”。

那是战乱烽火时代,但后来的重要科学发展所依仗的这些人,是他在那时满地焦土上栽下的桃李。

---------可是我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23日 19:12

精确才能祛魅

这两天时间太紧张,这期节目的话题又需要点时间来总结,所以比较细的讨论只能往后再拖一下了。

先把文稿贴出吧,上篇文章的留言里两派意见针锋相对,不过,为什么有些同学火气那么大呢?七情上面的。

还有人说,你算是把两边都得罪了。

哦,是么?那么轻易就站边儿了?

还是周其仁那句话,别管左中右,质量最重要。

这个节目是一个非常粗浅,但对我来说很有意思的开始。记者虽然只是呈现不同的声音,但提问的能力取决于你的认识能力,你的了解有多深,提问才能有多深,我的了解是远远不够的。采访完,我才开始对全球变暖问题产生更多的疑问,去看更多的材料和寻找更多的证据,这已经没办法再弥补这期节目的缺陷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21日 20:25

忘预告了

今晚九点半的节目,新闻频道,《面对面》说气候和气候谈判的节目,一位认为全球正在变冷,另一位认为气候谈判是个大陷阱。

有意见请写在评论里吧。

土老师,你已经拿着大棍子等很久了,来吧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20日 02:17

难道就我爸跟别人不一样?

有朋友找我聊天。

带着一点认真的苦闷,说每期看南方人物周刊最后几页,都很受刺激,那里的文章大都写自己父辈,都是说父母尽管清贫,但是一生正直什么的,告诉了自己什么样的人生道理。

他的父亲也老了,但他说他的父亲是个不反思的红卫兵,老了对保姆还不好。他跟老朋友说话没有遮掩,带着困惑还有心酸“难道就我爸跟别人不一样?”。

我想起七八年前看北京电视台一个谈话节目。

一个小姑娘跟她的父亲,谈父女之间的沟通问题。

谈到快一半的时候,现场的嘉宾和观众就开始发言劝这个姑娘了,说你父亲是何等不易,你怎么就能看他的缺点呢,他养你这么多年你要尊敬他如何如何。

那女孩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15日 19:57

和陈晓楠同学击下掌

哈哈,是都约好了,不跟我谈业务是吧,留言都说“你就好好体会整个过程吧”。

这也是我想说的业务。这一期有点象我十年前做《新青年》时候的感觉,一切经验还没有,束缚也没来得及形成,是那种状态。

比较就象是两个人说话,好象不太象采访? 这好不好,我也没想好,但是你们说的“舒服”,我采访完也有。就象是聊完一场还算痛快的天儿,也不一定聊了什么微言大义的东西。聊完就忘了也没什么。

翟墨其实被采访了很多次了,这次采完他感觉也算痛快,说以前有的时候比较憋的慌,这我理解,他不是象李中华那样主动表达的人,需要问题钉一下,才把他的回忆钻得深一点。我之前也看了他的资料,里头也有遇到鲨鱼或者海豚的部分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14日 00:32

节目预告

周日晚上九点半,新闻频道《面对面》,翟墨。

这个节目不算是面对面的典型人物,但是采访的过程有些可以总结的地方,看完再业务讨论吧。

谢谢大家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10日 19:22

老毛

老毛

去年两会,我正直播说结束语呢,忽然眼前一黑。

一个黑影直接从镜头前穿过。

全场皆惊。

是老毛,嘴里还唠唠叨叨“我的玉米呢?” 

他一把从我身边的桌子上拽走了那只黄澄澄的大穗玉米。

看都没看这一屋子人,和正对着的镜头。一回身,又从镜头前头昂头阔步出去了。

那只玉米是刚才采访他的时候,他落下的,他拿来可不是为了给电视台当道具的,他也不管你直播不直播,他急着回会场去说服其他代表。

他从辽宁带这只玉米来,是要反映粮价太低了“这么大穗,才三分钱,你摸摸”

是,一大粒一大粒,金子似的。

他跟另一位代表在直播里吵起来了“城里人挣工资,涨工资速度很快。197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05日 02:03

记得

我能找到的资料,也就这么一点。

她叫韩秀,父亲是美国人,驻华使馆的武官,负责滇缅边境上的抗日物资的运输,在中国认识她母亲,她在纽约出生。

一岁半的时候,她在父亲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母亲托人从船带回到中国的外婆,那是1948年,她再没见过父亲。

船行数月,小婴儿见到外婆时只会一个单词“ocean”

外婆修补旧书养她,一个青布卷囊,里面是各式磨得晶亮的刀剪,厚薄不一的青绿竹片。中国书店用麻袋把战乱中收集的残卷送来,外婆就用线绳订成书册。

她也就借这些书开蒙。

上小学她们搬到干面胡同,离老舍家近,她常去,老舍喜欢把写的东西读给人听,她听到好笑,会笑个不停,难过的地方会大哭,听到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