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柴静 > 秦强,你弟弟找你

秦强,你弟弟找你

 

 秦强,你弟弟找你

秦强,今年应该23岁,唯一可以用来辨认他的,就是这张照片,除此外,他在哪里,一无所知,也再无其他可以辨认的线索,他患有智障和癫痫,说不出自己的名字,也说不出家庭的住址,身高多少,隔了6年,不详。身上当时穿什么衣服,没人记得。

2007年5月31日,他被父亲丢弃在天安门广场,父亲是一个安徽农民,这么做,是为了上中学的小儿子能有一个未来,“他们放弃了自己的骨肉,想成全另外一个骨肉的人生。”

6年来,他的弟弟四处寻找他。

兄弟俩一起吃睡长大,哥哥生活不能自理,每天吃饭时都是母亲从各处找回,因为家中太贫苦,曾被丢弃过一次,但弟弟知道后大喊大叫,母亲痛苦,又再找回。当年每个星期六,这个没有思维,没有表达能力的男孩,都在村子口等着弟弟,给他拎书包。2007年5月31日,被遗弃在天安门的当天,上高中寄宿的弟弟在学校买了两袋方便面回来,等着哥哥一起吃,但“推开门的一刹那,就有一种失去的感觉。”

村里人装着不知道,或者安慰他说一定是政府管起来了,只有一个小女孩“鄙视”地问过他:“你的哥哥去哪儿了,你去看过你的哥哥吗?你找过你的哥哥吗?” 他说心象撕开了 “因为懦弱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保护过我哥,他十岁了还只能上幼儿班的时候,被人欺负,我没有上前去帮他。这种懦弱的行为影响到以后种种。”

六年了,他知道没有指望解脱,“失去了和哥哥冬天里睡在一起的温度。他活着吗?遭受的又是怎样对待,我一点都不知道。一切让我无法安宁的以求自保”,父母承受的更多,“母亲背着几十斤的农药穿越湿热的稻田里,一直到漆黑的夜晚回来后都会因为农药过敏而呕吐,现在失去了劳动能力。亲当民工的时候受到工伤,没有足够的赔偿,从生命危险里好不容易度过,两人常常晚上为失去的儿子痛哭,母亲眼睛已经出现严重的问题”

看完《兰考弃儿》后,弟弟写信给我,说“在舍弃他后,我和我的家庭所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我们拥有他的代价。”

2011年他学校毕业来了北京,在这里唯一的生活目的是为了一句话“秦强,你弟弟找你”,他去了广场派出所和能找到的救助站,没有结果,他制作寻人启事,站在天安门广场,人群从身边滚滚而过,这里不能张贴。他四顾仓惶“时间太久了,没人会在情理和法理上同情你。国家制度的不完善,是一部分原因。来自亲人们的责任缺失,也是祸首。因为伦理的丧失,法律的触犯,已经失去了太多机会了。”

他还抱着一点点指望,他哥还能活着。因为在幼儿班的时候,有一年冬天哥哥冻伤了,被一位女老师包扎过,“是他在这世界里唯一被一个外人温柔的对待过。”

他说他害怕曝光,害怕别人骂,害怕痛苦加深,怕得发抖,怕得要死,但在这信的最后,他下了这个决心,他写“这世界需要帮助的人太多,经历苦难的人太多。我只想要一个广而告知的机会。也许他离开这世界,也许他能像以前能幸免于难。我愿承担所有罪责。”

弟弟秦胜,如果你见过象他哥哥的人,请给他电话:15210158768



推荐 57